速8娱乐客户端

您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资讯 > 公司动态

王俊飚:争当国企国资改革的“先遣军、先行者”

文章来源:新华网时间:2018-03-15 10:25:00


 国资国企改革是决定山西转型前途的关键一招。全国人大代表,山西省国有资本投资运营公司党委书记、董事长王俊飚在山西省代表团驻地接受新华网专访时表示,要打好国企国资改革“主动仗”,争当全国国企国资改革的“先遣军、先行者”,实现由“管资产”向“管资本”的重大转变。


 新华网:据了解,山西省委、省政府把深化国企国资改革摆在全局工作的突出位置,强调“国企不改、转型无望”。作为见证者,你有何感受?

 王俊飚:在山西所有改革中,国企国资改革力度之大,推进速度之快,本省前所未有,全国走在前列。

 具体讲,我有两点感受。

 一是关键时刻勇者胜,勇于实施全国领先的改革战略。山西省委、省政府斩钉截铁,坚持“一个指引、两手硬,改革决不能落后”,以强烈的改革担当,非凡的胆识魄力,强力推进资源型经济转型配套、开发区“三化三制”、国企国资、放管服效、打造“六最营商环境”、项目落地承诺制等一系列重大改革,一些具有标志性、关键性、引领性的改革措施落地生根。

 以我们公司为例,在刚刚过去的2017年,在省委书记、省长的坐镇指挥下,分管省长全力推进,省国资委主任郭保民带队亲赴四省市考察取经,山西省国有资本投资运营公司应运而生、后发争先,无论是顶层设计、授权经营,还是资产规模,都奋力挺进第一方阵,省级层面领跑全国。22家省属国有企业全部划转,成为全国第一家省级层面一次性全部划转国有股权的地方国有资本投资运营公司。

 二是思路一变天地宽,积极探索山西特色的改革路径。山西省委、省政府大手笔谋划国企国资改革,着眼于“根上改、制上破、治上立”,确立了由“管资产”向“管资本”转变的理念,蹄疾步稳、立柱架梁,搭建国企国资改革“1+N”政策体系。

 在此基础上,山西制订实施以8个方面21项重点任务为核心内容的“改革施工图”;开放股权、多方合作,整合组建了一批新兴领域旗舰型企业;高瞻远瞩、未雨绸缪,着手设立风险防范平滑基金,坚守不发生系统性金融风险底线。2017年省属国有企业实现利润180.8亿元,同比增长808%;上缴税费784.2亿元,同比增长66.5%,取得2013年以来最好的成绩。


 新华网:设立山西省国有资本投资运营公司,是山西省以先行先试的担当和魄力,全力挺进全国国企改革“第一方阵”的重大标志性举措。那么作为全省唯一的集多领域于一体的省属国有资本投资运营平台,你们接下来将如何“答题”?

 王俊飚:我们要落实十九大精神及《政府工作报告》的要求,牢牢把握经济由高速增长向高质量发展转变这一总要求,紧紧围绕供给侧结构性改革这一主线,稳中求进,在去年“立题”并“破题”基础上,深入“解题”和“答题”。

 我想,我们要做好两个“争当”。

 一是始终坚持先行先试破困局,努力争当全国国企国资改革的“先遣军、先行者”。

 今年是改革开放40周年,下好改革“先手棋”,打好国企国资改革“主动仗”。

 首先,坚持把结构调整作为永恒主题,以结构性改革解决结构性问题,持续深化“三去一降一补”。

 其次,坚持把创新作为高于一般经济道理的大道理,着眼于破解“一股独大”,以学习推广联通混改经验为主要抓手,在国企改革方面取得重要突破。

 再次,把市场化、专业化作为改革发展的主推力量,着眼于破解“一煤独大”,以腾笼换鸟为主要模式,推进旗下17家上市公司的资本运作。同时,加快发展新兴前沿产业,促进国有资产向国有资本转变;以瘦身健体为主要手段,促进企业减负增效,打造若干与煤炭企业并驾齐驱的战略新兴产业集群,并以风险防范平滑基金为重要保证,超前布防流动性、系统性风险,在促进资源型经济高质量发展方面取得突破,推动山西的“厚重势能”早日转化为“强劲动能”。

 二是始终坚持敢行敢试解难题,努力争做山西加强国企党建的“扛旗人、排头兵”。

 坚决贯彻党管企业这个不容置疑、必须坚持的重大政治原则,充分发挥党组织的领导核心和政治核心作用,把加强党的领导与完善公司治理统一起来,推动国有企业党的建设与经营发展同频共振,以党建为统领,打造以市场化专业化见长的新时代国企,为建设山西现代化经济体系彰显我们的新作为、新担当。

 新华网:作为全国人大代表,同时也是山西国资国企改革的“施工队员”,你对于进一步推进国企国资改革有何建议?

 王俊飚:建议加快推进国有企业的混合所有制改革。

 目前,大家都反映混合所有制改革非常好。但在推进过程中,在与央企、尤其是民企的对接中,有两个问题。

 一是资本壁垒。由于资本体量和控制权的不对等,对接的民营企业非常愿意参与国企混改,但话语权比较弱,已经参与的项目“光见利润不见分红”。建议明确政策要求,适当放开持股比例限制,落实分红等收益政策。

 二是员工持股。由于政策限制,央企、国企的主要负责人都无法参与员工持股计划。但大家都认为“领导不参与的事情就不是好事情”,建议出台具体政策,解决管理人员持股问题,调动各方积极性。(刘云伶 王亮)